🐈瑞

很高兴遇见你!

【白武】你转职当奶妈吧,炮手容不下你。



暗自交往设定。没出柜。

亲亲抱抱理所应当!!(??)

有私设。有私设。有私设。

ooc。

------------------


战场上一时战火轰鸣,尘土随着炮弹炸开的冲击力甭发开来。武崧措不及防,眼睛被扑面而来的飞土刺入,一时间视线一片漆黑,疼痛的睁不开眼。只好捂着双眼挪着步子,一步步摸索着回了营地。

好啊,现在的人真行。一点准头都没有。

要是以前,武崧早就上去一顿猛批了,可是现在炮手职位的并不是白糖,只好悻悻而归。

这游戏叫战火中的京剧猫,真实度高。所以很多猫都不敢轻易来尝试,里面就算被刺穿身体也是有真实感受的,离开游戏仓却什么事都没有。

武崧已经是位老玩家了。刚进游戏时,他一点心机都没有的把相貌弄成了自己的真实相貌。一进游戏才发现白糖特意把自己弄得油头粉面,靓的刺瞎人眼。

吓得他把白糖在现实中胖揍了一顿。

今天这任务,是让武崧从55级升到60级的唯一方法,打败boss黯。其实只要打到一半血就成功了,官方的解释是:“打一半你们都要全军覆没,打死想都别想。”

无话可说。

武崧以前都是和星罗班弟子一起打副本的,今天他在这随机组队也是有原因的。

白糖睡懒觉,大飞去洗衣,小青去美容。

其实武崧可以叫醒白糖,可他不愿。

武崧为了升级义不容辞。早早起来,就开始进游戏仓来打副本了。打开光屏点了个随机组队,一瞬的事,四只猫就进了队伍。

其他的猫还好,就这炮手,名字叫“天赋异禀的天才京剧猫啊”。硬生生把11字名称给占了个满,偏偏这名字还很叫武崧不爽。

因为他看见这个名字就不由自主想到白糖,当然他是不会承认的。他和白糖暗自交往不久,别扭的连和对方见面都羞臊的面红耳赤。

更何况白糖也是个炮手,武崧觉得这样想理所应当。压下了去白糖房间的欲望一下子进了副本。

到现在,他才发现,这家伙和白糖确实不像。白糖是个炮手职业,技术还好,只要屏蔽他一开场就会说的自我介绍,他是个好队友。

可这家伙太垃圾了吧?炮打不中,甚至连敌方恐吓的时候都吓得直掉血。

队友:???你的60级是白打的吗。我们都在55级卡着,就你一60级,我们还以为希望降临了呢。

武崧回了营地后使劲揉搓着眼睛,双眼被痛感刺激的眼泪汪汪,泪腺发达的他一下子泪流满面。终于能看见事物轮廓了之后,就发现那炮手正在面前呆呆的看着他。

你不去战场你在这干什么啊?!

武崧刚想这样说,却被对方一句话堵了回去。他说了武崧的名字,还是那种很震惊的语气。

……这声音一听就知道这家伙是白糖了。

武崧怒了,他甚至以为白糖是为了坑他才这样打游戏,眼中冒火似的怒吼:“你这丸子,好好的不玩本号开个小号骗人干什么?!”

他甚至忘了思考,白糖不可能那么快把小号练到这个级别。打开好友列表,才发现那个“天赋异禀的天才京剧猫啊”也在其中,醒目的不行。

好家伙,原来是氪金买了官方周年庆的稀有道具。不仅可以改名还可以改相貌,难怪武崧没认出来。

……哎哟,他好像改回了自己现实的样子哦。

谁要管这些?!这丸子纯属就是来坑猫的吧,打成这个样子,不仅是坑我还是坑其他玩家啊!真是丢猫。

他一开始抱臂左看右看欣赏武崧脸上的泪痕,听了武崧后句一下子靠近他:“没想到你个臭屁精哭起来挺好看的嘛,不过才没有我天才白糖帅!我才没有开小号!!你连我换名字都认不出来,真是太讨厌了!”

“你才是!谁能认得出来啊,这游戏感觉那么清晰,哭了之后眼泪糊着眼睛谁能看的清啊?!”

遭了!武崧捂住嘴,他竟然承认了自己哭了的事实?!脑补到接下来白糖要说的种种话语,他一下子就打开光屏强制下了游戏。

好险!如果刚才没下线,就要被这丸子嘲笑了!以后就被他抓住了把柄,也清楚了我的弱点!

这样想着,武崧一下子就坐了起来,猫头被游戏仓撞了一下,痛的起了一个包。打开仓门,把身上游戏需要的营养液撇掉,穿上睡衣跳到床上装睡去了。

修在上,不要让那丸子进来。

木门嘎吱开启的声响刺耳极了,武崧的耳朵一直是竖起来仔细听的,一下子发现了有猫进来,吓得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。闭上眼睛虚汗从面颊划过,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竟然有种大无畏的感觉。

白糖瞧着武崧的背影有些无语,臭屁精用得着这么害怕吗,天才白糖的震慑力这么大吗,哼哼哼。那就吓一吓他吧!

白糖伸出魔爪,狠狠地拍到了武崧腰间,还发出了惨烈的猫叫!

武崧真的被吓到了,一下子惊坐起来,甚至吓出了猫叫。这是白糖第一次见到武崧的猫叫,愣了下才发现武崧的泪腺有多发达。眼睛直愣愣的,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:哦,这臭屁精又哭了。

嗯????

白糖从身后抱住武崧,安抚似的拍了拍武崧的头,顺便讨好一样的在武崧脖颈处搔刮着。嘿嘿,没有猫接受不了这一招,接招吧武崧!

武崧本来一肚子的怒气还没散,却因为猫的本能,喉间舒适的发出“咕噜咕噜”的声音。反应过来已经迟了,一下子轮起棍棒,试图用武力解决问题。

他是真的爽到了,但是脸也丢了。

白糖挨了一棍子,心里想着牺牲自己帅气的脸蛋讨好恋人也没什么,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!他展开双臂又抱住了武崧,满面笑容的舔了舔对方鼻子,后面又变本加厉的舔了舔对方还未闭合的嘴。

武崧一下子愣住了,刚要开口又被白糖用嘴堵住了。武崧并不会接吻,白糖也不懂这些,懵懵懂懂的唇齿交缠间带出的不是唾液,而是点点血液。铁锈味在嘴间散开后两猫很默契的什么都没说,等白糖停止后,唾液连接两人的唇色情的牵连成一条丝线。

“你这丸子,原谅你了。”

“好耶!一会我们一起去练级吧,看我天才白糖的厉……”

“炮手容不下你了,去当奶妈吧。”

……其实我只是早上没精神导致操作失误。武崧你信吗。

评论(3)

热度(46)